桥阑

杂食,厨全职,hp,琅琊榜,凹凸,底特律etc.
不,我不是个花心的女人。
我是花心的男人(*/∇\*)。

(冰秋)长眠




       翠竹被镶上了金色的琉璃,却并不显得俗气,仲夏的时节,蝉鸣一片连缀着一片,停不下来,但又不让人恼。春天新发的嫩叶在灿阳的熏染下更显得生机。

       “师尊师尊!”十四五岁的少年颀长的身影伴着两声明朗的少年音闯入了青衣男子的眼中。明明是爽脆的少年音却偏生出几分软糯——有点粘——沈清秋想——要粘到我的心上了。

       他放下手中刚读毕一节的书卷,抬眸望向少年,清冷的眸中也渗出几丝温和,不知道是不是太阳光兀自钻进了他的眼眸,才让那双清淡的眸生的如此璀璨。

       洛冰河于是笑得更开心了,眼睛都眯了起来,只消那人给他一个眼神,他的心就像糊了蜜一般的甜,又一点也感觉不到腻,就像他手中的冰西瓜,洛冰河想着,也像把自己那颗紧张急跳的心献给面前的男子一样,把冰凉的瓜果呈给了他。

       沈清秋看着少年晶亮的眸子感觉仿佛看到了某种犬系动物,他好笑的伸手揉了揉少年的发顶,道:“还是冰河惦念着为师啊~”

       于是洛冰河毫不意外的涨红了脸。

       翠竹仍是兀自的靓丽着。

       “师尊师尊!”十四五岁的少年颀长的身影伴着两声明朗的少年音闯入了青衣男子的眼中。
是明帆。

       洛冰河猛的一惊,他快步跑上前去顾不得发慌狂跳的心,不过可没有人注意到他。

       他一人伫立在这里看着明帆递上了冰西瓜,看着青衣男子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他伸出手正要揉揉他贴心的大弟子的发。

       不对,哪里都不对。
       洛冰河看的眼睛发红,低头看了看自己空无一物的手。

       于是场景又回到了竹舍旁的的翠竹上。
       先是宁婴婴。
       再然后是洛冰河一些说过话或者没说过话的师兄弟们。

       反正,总归不是他。

       不对,哪里都不对。
       原来在梦中也有不如愿的时刻。
       他几乎要嫉妒的发狂了,魔气萦上周身,他毫不留情的摧毁了这个梦境,除了沈清秋的幻象。

       他在一片虚无之中,蜷缩起来,像一个真正的十五岁的少年一般,迷迷糊糊的看着独留的那着一袭青衣的人。

       是梦也该醒了吧。

        寒气袭来,洛冰河猛地睁开了眼,看向身侧的青衣男子,长舒了一口气,他笑了笑,伸手握住男子冰凉的手。
       与先前在梦境中温热的手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明明还能感受得到发梢上的余温啊。

       不过,至少现在师尊是我一人的了。

       洛冰河继续俯身倚在男子身侧,——“师尊~弟子可惦念您啦,你看,现在我就怕您寂寞陪伴着您呐,师尊~不夸奖一下弟子嘛?”

       回答他的只有沉寂。

       “师尊,我错了……”

       连呼吸声都不曾有。

        “君上……”纱华铃看着面前闭目养神的男子,不太敢打扰,毕竟是自己带回来的一个渣滓协助了柳清歌劫走了沈清秋的身体,可是,“君上,人员已经安排好了,您看何时出发去围攻苍穹山派……?”总该是要有人把他从美梦中叫醒的。

       洛冰河阴沉着脸,血色的眸中,一个人的身影沉淀的极深,他自嘲地冷笑出了声,纱华铃被吓得又后退了一步,洛冰河倒是完全没理会她,攥紧了刚刚虚握着的手。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无论是第一个梦中温热的手,还是最后一个梦中冰冷的触感,都变成了极其奢望之物。他的眸中浸出几分狠厉,遂又忽的消失不见,只有一派纯真与欢欣,洛冰河歪了歪头,笑得露出了酒窝,“师尊师尊~弟子可惦念您啦,不要着急,弟子马上就来接您回家~”

       纱华铃听着在大殿之上有些毛骨悚然,分明是干净而又纯粹的嗓音,甚至还是有些撒娇意味的话语,可句句入耳,恍惚中却感觉有刀片在一片一片割下她包裹骨架的血肉,要将她凌迟致死。

       洛冰河倏地站起身,侧身睨了纱华铃一眼,“现在。”哪里还有刚才的一片天真,两个字谱成一曲彻骨寒。

       冷。
       彻骨的冷。

       这当真是一首夺命的曲子。

       就在纱华铃难以动弹之时,恍惚又是一阵润物化雨的春风。
       可这魔界没有可以萌发的生机,仍是荒芜而又贫瘠。

       “师尊您还愿入我梦中啊~真好~”只见洛冰河有一扫刚才的阴鸷,哼起了人间乐曲的调音。
可这春风终是无功而返了。

       疯了。
       真是疯了。

       两人少有的默契地想着同一个结论,不过可不会有什么灵犀的相视一笑。毕竟,正在狞笑着的,只有从深渊中归来的厉鬼啊。

       可厉鬼也只能暗暗地笑。
       不声,不响。

       于是大殿之上仍是死般寂静。








(大概是把刀……?
ooc有
感觉把冰妹真的写成了疯魔状态了╮(╯▽╰)╭)

评论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