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阑

杂食,厨全职,hp,琅琊榜,凹凸,底特律etc.
不,我不是个花心的女人。
我是花心的男人(*/∇\*)。

[底特律,康纳bg]Human,Android and Human(2)

前文—(1)
终于算是见面了啊啊~(一个节奏超慢的人感叹到x)
对话全靠记忆(太懒的我_(:3」∠)_)
其实可以根据文名猜测本文大纲哒ヽ(゚∀゚)ノ
好的,不废话了~

》孟春

        “嘿,你在干什么!?康纳!”
        “我在采集血液,我能从中比对出仿生人的型号。抱歉,Lieutenant,我该想到会引起你的不适的。”
        “不要再这样做了!”
        “Got it.”

        收集线索,重建现场。

        Caught it.

        结束完整件事,在坐上车开往警局审问犯人的路上,康纳变黄的led转了转,随后他闭上了眼睛。

        底特律总是在下雨,耳边总是充斥着人言、车响,喧闹繁杂,但是却带着一种城市的生机。而当康纳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却不无例外的诠释着一个词——peaceful.

        永远不会被影响,永远的平静,永远的祥和。
        这里的四季仿佛是不被打扰的,地球的运动、太阳的直射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影响。外界底特律明明已经仲夏,可这里却是一派春意盎然的样子。明媚的暖阳,温和的清风,绿意充斥着这片天地。

        见到这样的景象,正常人至少会在心中惊诧一下,这将给这里的场景的设计师带来莫大的满足感,但是,现实和幻想总是有差距的。比如现在的康纳。表情没有丝毫的改变,身板依旧站的笔直,这是当然的了,在这种时候程序设计的短板就体现出来了。

        人类与仿生人本质上完全不同的事实也被无限放大。
        但是康纳没有意识到任何有关这些的事,不如说,他根本还不拥有意识。

        他踏上了横架在溪流之上的莹白拱桥,按照既定程序前往向cyberlife汇报任务完成的情况,事实上,现在并不是设定的汇报时间,可是他直觉有什么东西在改变,这促使他决定提前来到这里。

        仿生人的直觉?有点可笑。

        这有点像某种冲动,又有点像某种命定。但是康纳暂时拒绝去像这样哲学的事,这也许是程序计算的一个小失误,他这样告诉自己,也许我该自检了,在结束这次行程之后。

        程序时不时的失误一下竟然还是有它的道理的,也许竟然是件好事。

        在看到完全陌生的白人少女正在花园浇花时,康纳这样想到。

        虽然很确定cyberlife的这个监督程序不会被黑,但是凡事都有一个万一不是吗?
        康纳谨慎的靠近,脑内演算着如果遇到危险的各项路线选择。

        一瞬间,他就做好了最合适的选择,然而又是一瞬间,他放下了之前的决定。

  维拉妮卡·希尔(Vironica·Hill)
  [于2038年2月17日车祸死亡]
  女 2015年 11月11日 (22岁/23周岁)
  作家/无犯罪记录

        脑内出现了她的信息,但却没有任何用处,并不能解释现在的状况,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不过至少知道了她的名字了,或许与她交谈能够解开一些谜团?

        “抱歉,希尔小姐,请问我能冒昧的打扰一下您吗?”康纳上前几步,距离少女近了一些,以便她能更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声音。

        康纳按照程序推断过维拉妮卡会出现的反应,但是,真实的结果又一次打破了他的预期。

        她没有回过头来质问取得她姓名的方式,没有正常的回应“是的,您请说”,也没有极其无礼的甩来个难看的脸色,她就像只受惊的兔子一般,惊诧的脱落了手中的水壶,她看过来的目光有几分惧怕,有几分惊异,但是,最直观的让人感受到的情绪,出乎意料的,是惊喜。

        这让康纳有些猝不及防了,他局促的搓搓手,决定想她先做个自我介绍以表达善意。

        “对于让您受惊了的这件事,我感到很抱歉,我是康纳型RK800 313-248-317-51警用仿生人。”他故意忽略掉维拉妮卡那惊喜的情绪,毕竟现在的行动还是保守些为好。

        “啊,没有,没事,不,我是说,抱歉,或许您刚才说的希尔小姐是我?啊,对不起,我其实是想说,叫我玛丽就好!”显然少女表现得和她刚才的反应一样慌乱。

        康纳的led变成黄色转了转,他在思考。

        玛丽?

        也许,我需要先去查明有关这个少女死亡的具体情况了。康纳整了整领带,对少女露出了一个安抚情绪的充满善意的笑容,“是的,玛丽小姐。”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