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阑

杂食,厨全职,hp,琅琊榜,凹凸,底特律etc.
不,我不是个花心的女人。
我是花心的男人(*/∇\*)。

[底特律,康纳bg]Human,Android and Human(1)

主角可能会在脑子里想些哲学和人生╮(╯_╰)╭
对√,真正意义上的哲学和人生(我是谁?我从哪里来?blabla)
其实中期妹子会变萌(?)哒~(。ò ∀ ó。)
果然还是要嫖51康纳酱~

没问题嘛?
好吧~

一下是一个充满哲学(?)的序章(「・ω・)「嘿

》序

       “什么?!不!你们不能这样对她!”

        “She?可笑!不过是个机器!”

        嘭——

        “玛丽……总而言之……谢谢你的陪伴……”

        阳光穿过树枝稀疏细碎的落在我身上。
        我皱了皱眉。
        没有温度。
 
        脑内一片混乱。
        我看到了阳光。
        可我感受不到它。
        我感受不到任何东西。

        The only thing I can contact is nothing.
      
        亭台轩榭,长桥卧溪。阳光堆在叶面上,沉甸甸的,溪边停泊着一只小船,随着盈盈的水波闲闲的轻颤着,摇晃着,绵长而又悠扬。

        这里很美,无法否认,甚至让我生出了几分不真切的感觉。好像我什么都拥有,又好像什么都没能得到。
        我从长椅上站起来,抚了抚衣摆,这才注意到自己的着装。
        纯洁无垢的白。
        和这轻飘飘的美景一样的纯净。
        我突然感觉自己是不存在意识的,我感觉我的一切行为似乎都已经算好了。我不需要露出任何表情,也不需要流露任何情绪,更不需要有任何自己的意识。
        对,是该这样。

        可是可笑的是,让我认知到这件事的,正是我刚刚否认的我自己的意识,我的感觉。

        矛盾。纠结。执拗。冷静。怒火。

        我想抱住头蹲下,揉乱我过于整齐端庄的盘发,然后大声呐喊——不是的!这不对!我不是受程序控制的!我是……我是……

        这一切都是无意义的,我想。

        因为我根本都不知道我自己是谁。
        唯一仅存的记忆碎片让我略微回溯起那最后一句话语。

        “玛丽。”

        我知道这一定不是我的名字。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我与这个叫玛丽的女孩子的对话。
        但是,所有留有自我意识的东西是何其的珍贵啊,一种隐秘的冲动让我不想放弃这个名字。

        “玛丽。”

        “玛丽。”

        “玛丽!”

        “玛丽~”

        “玛丽……”

        我感到很开心,发了疯似的把这个普通而又朴素的名字念了一遍又一遍。

        我是谁……?我是什么存在……?

        于是,我暂且将这些抛在一边。

        “Morning,I am MARY.”
        俯下身子,我对着水里欢快的游鱼这样说到。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