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阑

杂食,厨全职,hp,琅琊榜,凹凸,底特律etc.
不,我不是个花心的女人。
我是花心的男人(*/∇\*)。

双子,本就并蒂。

真实之死。

虚幻之死。

所以,千里,第十二扇门,共生吧。

就如并蒂花那样。

@黄少天 开心吗~你的最爱
(「・ω・)「嘿

慢食堂:

雯静:

▲白灼秋葵


用料:秋葵  生抽  醋   大蒜   油


做法:

1、秋葵洗净,搓掉绒毛,沸水中煮大约40秒后放入冰水。大蒜切末备用。

2、锅烧热,倒入少许油,油烧热即可。

3、秋葵去蒂后对半切开放入盘中。

4、倒入适量生抽、醋,撒上蒜末,淋上热油即可食用。


 @美食精选  @慢食堂 

所以,阮南烛的男主地位是靠名字决定的嘛╮(╯▽╰)╭~?


南烛

男主嘛╮(╯▽╰)╭x

林秋石:破案了,阮南烛一开场比我牛逼的真相smile/
阮南烛:嘤嘤嘤

(冰秋)长眠




       翠竹被镶上了金色的琉璃,却并不显得俗气,仲夏的时节,蝉鸣一片连缀着一片,停不下来,但又不让人恼。春天新发的嫩叶在灿阳的熏染下更显得生机。

       “师尊师尊!”十四五岁的少年颀长的身影伴着两声明朗的少年音闯入了青衣男子的眼中。明明是爽脆的少年音却偏生出几分软糯——有点粘——沈清秋想——要粘到我的心上了。

       他放下手中刚读毕一节的书卷,抬眸望向少年,清冷的眸中也渗出几丝温和,不知道是不是太阳光兀自钻进了他的眼眸,才让那双清淡的眸生的如此璀璨。

       洛冰河于是笑得更开心了,眼睛都眯了起来,只消那人给他一个眼神,他的心就像糊了蜜一般的甜,又一点也感觉不到腻,就像他手中的冰西瓜,洛冰河想着,也像把自己那颗紧张急跳的心献给面前的男子一样,把冰凉的瓜果呈给了他。

       沈清秋看着少年晶亮的眸子感觉仿佛看到了某种犬系动物,他好笑的伸手揉了揉少年的发顶,道:“还是冰河惦念着为师啊~”

       于是洛冰河毫不意外的涨红了脸。

       翠竹仍是兀自的靓丽着。

       “师尊师尊!”十四五岁的少年颀长的身影伴着两声明朗的少年音闯入了青衣男子的眼中。
是明帆。

       洛冰河猛的一惊,他快步跑上前去顾不得发慌狂跳的心,不过可没有人注意到他。

       他一人伫立在这里看着明帆递上了冰西瓜,看着青衣男子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他伸出手正要揉揉他贴心的大弟子的发。

       不对,哪里都不对。
       洛冰河看的眼睛发红,低头看了看自己空无一物的手。

       于是场景又回到了竹舍旁的的翠竹上。
       先是宁婴婴。
       再然后是洛冰河一些说过话或者没说过话的师兄弟们。

       反正,总归不是他。

       不对,哪里都不对。
       原来在梦中也有不如愿的时刻。
       他几乎要嫉妒的发狂了,魔气萦上周身,他毫不留情的摧毁了这个梦境,除了沈清秋的幻象。

       他在一片虚无之中,蜷缩起来,像一个真正的十五岁的少年一般,迷迷糊糊的看着独留的那着一袭青衣的人。

       是梦也该醒了吧。

        寒气袭来,洛冰河猛地睁开了眼,看向身侧的青衣男子,长舒了一口气,他笑了笑,伸手握住男子冰凉的手。
       与先前在梦境中温热的手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明明还能感受得到发梢上的余温啊。

       不过,至少现在师尊是我一人的了。

       洛冰河继续俯身倚在男子身侧,——“师尊~弟子可惦念您啦,你看,现在我就怕您寂寞陪伴着您呐,师尊~不夸奖一下弟子嘛?”

       回答他的只有沉寂。

       “师尊,我错了……”

       连呼吸声都不曾有。

        “君上……”纱华铃看着面前闭目养神的男子,不太敢打扰,毕竟是自己带回来的一个渣滓协助了柳清歌劫走了沈清秋的身体,可是,“君上,人员已经安排好了,您看何时出发去围攻苍穹山派……?”总该是要有人把他从美梦中叫醒的。

       洛冰河阴沉着脸,血色的眸中,一个人的身影沉淀的极深,他自嘲地冷笑出了声,纱华铃被吓得又后退了一步,洛冰河倒是完全没理会她,攥紧了刚刚虚握着的手。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无论是第一个梦中温热的手,还是最后一个梦中冰冷的触感,都变成了极其奢望之物。他的眸中浸出几分狠厉,遂又忽的消失不见,只有一派纯真与欢欣,洛冰河歪了歪头,笑得露出了酒窝,“师尊师尊~弟子可惦念您啦,不要着急,弟子马上就来接您回家~”

       纱华铃听着在大殿之上有些毛骨悚然,分明是干净而又纯粹的嗓音,甚至还是有些撒娇意味的话语,可句句入耳,恍惚中却感觉有刀片在一片一片割下她包裹骨架的血肉,要将她凌迟致死。

       洛冰河倏地站起身,侧身睨了纱华铃一眼,“现在。”哪里还有刚才的一片天真,两个字谱成一曲彻骨寒。

       冷。
       彻骨的冷。

       这当真是一首夺命的曲子。

       就在纱华铃难以动弹之时,恍惚又是一阵润物化雨的春风。
       可这魔界没有可以萌发的生机,仍是荒芜而又贫瘠。

       “师尊您还愿入我梦中啊~真好~”只见洛冰河有一扫刚才的阴鸷,哼起了人间乐曲的调音。
可这春风终是无功而返了。

       疯了。
       真是疯了。

       两人少有的默契地想着同一个结论,不过可不会有什么灵犀的相视一笑。毕竟,正在狞笑着的,只有从深渊中归来的厉鬼啊。

       可厉鬼也只能暗暗地笑。
       不声,不响。

       于是大殿之上仍是死般寂静。








(大概是把刀……?
ooc有
感觉把冰妹真的写成了疯魔状态了╮(╯▽╰)╭)

[底特律,康纳bg]Human,Android and Human(2)

前文—(1)
终于算是见面了啊啊~(一个节奏超慢的人感叹到x)
对话全靠记忆(太懒的我_(:3」∠)_)
其实可以根据文名猜测本文大纲哒ヽ(゚∀゚)ノ
好的,不废话了~

》孟春

        “嘿,你在干什么!?康纳!”
        “我在采集血液,我能从中比对出仿生人的型号。抱歉,Lieutenant,我该想到会引起你的不适的。”
        “不要再这样做了!”
        “Got it.”

        收集线索,重建现场。

        Caught it.

        结束完整件事,在坐上车开往警局审问犯人的路上,康纳变黄的led转了转,随后他闭上了眼睛。

        底特律总是在下雨,耳边总是充斥着人言、车响,喧闹繁杂,但是却带着一种城市的生机。而当康纳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却不无例外的诠释着一个词——peaceful.

        永远不会被影响,永远的平静,永远的祥和。
        这里的四季仿佛是不被打扰的,地球的运动、太阳的直射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影响。外界底特律明明已经仲夏,可这里却是一派春意盎然的样子。明媚的暖阳,温和的清风,绿意充斥着这片天地。

        见到这样的景象,正常人至少会在心中惊诧一下,这将给这里的场景的设计师带来莫大的满足感,但是,现实和幻想总是有差距的。比如现在的康纳。表情没有丝毫的改变,身板依旧站的笔直,这是当然的了,在这种时候程序设计的短板就体现出来了。

        人类与仿生人本质上完全不同的事实也被无限放大。
        但是康纳没有意识到任何有关这些的事,不如说,他根本还不拥有意识。

        他踏上了横架在溪流之上的莹白拱桥,按照既定程序前往向cyberlife汇报任务完成的情况,事实上,现在并不是设定的汇报时间,可是他直觉有什么东西在改变,这促使他决定提前来到这里。

        仿生人的直觉?有点可笑。

        这有点像某种冲动,又有点像某种命定。但是康纳暂时拒绝去像这样哲学的事,这也许是程序计算的一个小失误,他这样告诉自己,也许我该自检了,在结束这次行程之后。

        程序时不时的失误一下竟然还是有它的道理的,也许竟然是件好事。

        在看到完全陌生的白人少女正在花园浇花时,康纳这样想到。

        虽然很确定cyberlife的这个监督程序不会被黑,但是凡事都有一个万一不是吗?
        康纳谨慎的靠近,脑内演算着如果遇到危险的各项路线选择。

        一瞬间,他就做好了最合适的选择,然而又是一瞬间,他放下了之前的决定。

  维拉妮卡·希尔(Vironica·Hill)
  [于2038年2月17日车祸死亡]
  女 2015年 11月11日 (22岁/23周岁)
  作家/无犯罪记录

        脑内出现了她的信息,但却没有任何用处,并不能解释现在的状况,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不过至少知道了她的名字了,或许与她交谈能够解开一些谜团?

        “抱歉,希尔小姐,请问我能冒昧的打扰一下您吗?”康纳上前几步,距离少女近了一些,以便她能更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声音。

        康纳按照程序推断过维拉妮卡会出现的反应,但是,真实的结果又一次打破了他的预期。

        她没有回过头来质问取得她姓名的方式,没有正常的回应“是的,您请说”,也没有极其无礼的甩来个难看的脸色,她就像只受惊的兔子一般,惊诧的脱落了手中的水壶,她看过来的目光有几分惧怕,有几分惊异,但是,最直观的让人感受到的情绪,出乎意料的,是惊喜。

        这让康纳有些猝不及防了,他局促的搓搓手,决定想她先做个自我介绍以表达善意。

        “对于让您受惊了的这件事,我感到很抱歉,我是康纳型RK800 313-248-317-51警用仿生人。”他故意忽略掉维拉妮卡那惊喜的情绪,毕竟现在的行动还是保守些为好。

        “啊,没有,没事,不,我是说,抱歉,或许您刚才说的希尔小姐是我?啊,对不起,我其实是想说,叫我玛丽就好!”显然少女表现得和她刚才的反应一样慌乱。

        康纳的led变成黄色转了转,他在思考。

        玛丽?

        也许,我需要先去查明有关这个少女死亡的具体情况了。康纳整了整领带,对少女露出了一个安抚情绪的充满善意的笑容,“是的,玛丽小姐。”

[底特律,康纳bg]Human,Android and Human(1)

主角可能会在脑子里想些哲学和人生╮(╯_╰)╭
对√,真正意义上的哲学和人生(我是谁?我从哪里来?blabla)
其实中期妹子会变萌(?)哒~(。ò ∀ ó。)
果然还是要嫖51康纳酱~

没问题嘛?
好吧~

一下是一个充满哲学(?)的序章(「・ω・)「嘿

》序

       “什么?!不!你们不能这样对她!”

        “She?可笑!不过是个机器!”

        嘭——

        “玛丽……总而言之……谢谢你的陪伴……”

        阳光穿过树枝稀疏细碎的落在我身上。
        我皱了皱眉。
        没有温度。
 
        脑内一片混乱。
        我看到了阳光。
        可我感受不到它。
        我感受不到任何东西。

        The only thing I can contact is nothing.
      
        亭台轩榭,长桥卧溪。阳光堆在叶面上,沉甸甸的,溪边停泊着一只小船,随着盈盈的水波闲闲的轻颤着,摇晃着,绵长而又悠扬。

        这里很美,无法否认,甚至让我生出了几分不真切的感觉。好像我什么都拥有,又好像什么都没能得到。
        我从长椅上站起来,抚了抚衣摆,这才注意到自己的着装。
        纯洁无垢的白。
        和这轻飘飘的美景一样的纯净。
        我突然感觉自己是不存在意识的,我感觉我的一切行为似乎都已经算好了。我不需要露出任何表情,也不需要流露任何情绪,更不需要有任何自己的意识。
        对,是该这样。

        可是可笑的是,让我认知到这件事的,正是我刚刚否认的我自己的意识,我的感觉。

        矛盾。纠结。执拗。冷静。怒火。

        我想抱住头蹲下,揉乱我过于整齐端庄的盘发,然后大声呐喊——不是的!这不对!我不是受程序控制的!我是……我是……

        这一切都是无意义的,我想。

        因为我根本都不知道我自己是谁。
        唯一仅存的记忆碎片让我略微回溯起那最后一句话语。

        “玛丽。”

        我知道这一定不是我的名字。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我与这个叫玛丽的女孩子的对话。
        但是,所有留有自我意识的东西是何其的珍贵啊,一种隐秘的冲动让我不想放弃这个名字。

        “玛丽。”

        “玛丽。”

        “玛丽!”

        “玛丽~”

        “玛丽……”

        我感到很开心,发了疯似的把这个普通而又朴素的名字念了一遍又一遍。

        我是谁……?我是什么存在……?

        于是,我暂且将这些抛在一边。

        “Morning,I am MARY.”
        俯下身子,我对着水里欢快的游鱼这样说到。

(翔叶)日常段子(3)

        孙翔有点伤心。

        叶修不见了。

        孙翔有点焦虑。

        叶修是被他弄丢了。

        看着人潮川流的商场,孙翔开始有些慌了。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好像前一秒悄悄牵着他的手并肩站在那家店铺里,老板娘是个中年女人,穿着赭石色的中领毛衣,脸上满是和蔼的笑容正在给我们推销手表。

        可是突然间,他就不见了。

        老板娘还在继续的说着,对于自己的商品品质非常有自信,看见面前的客人视线突然转移到了别处,她有些疑惑。

        “小伙子?怎么了吗?是在等朋友过来?”

         老板娘手中还在摆弄着表盒,随口问道。

        “老板,你,刚刚有看到我身旁的那位朋友去哪了吗?”

        “朋友?小伙子难道不是一个人进来的?”

        老板娘停下摆弄的动作,眼睛直直地盯着孙翔的眼睛。

        孙翔被盯得发瘆,差点要失声大喊出那个人的名字,却突然发现说不出话来了。

        他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叶修的名字。可在这安静的世界,那一点点细微的声音似乎被吞吃了,不留下丝毫音讯。

        “羊习习?孙翔?孙翔?”感受到身边的人喃喃着的是自己的名字,叶修在被子里摸索一番后,手我住孙翔的手背,看着那人睡梦中皱起的眉,有点心疼。

        世界太安静了,可是他的声音还是像从时间的尽头传来的,飘飘渺渺,却足以带我归家,梦境破碎的最后一秒,孙翔这样想到。

        叶修伸手扒了扒孙翔额前有些凌乱的发丝,“怎么?孙翔大大做噩梦了?”

        “切,怎么可能!我,我只是,想到你又要做泡面给我当晚饭吃,被吓醒了而已!”他眼神有些飘移,脸上也有几分在黑夜中看的不太真切的红晕。

        “哼,现在仔细想想,你下的快餐面,我还是勉强可以吃一下的!”孙翔偷偷瞄了眼叶修,又迅速瞥回视线,红晕又加深许多。

        “啧,那当然,哥下的快餐面天下一绝~要不我现在下面给你吃~”

        ……

        #把我的怅然若失还回来#
        #话题它到底经历了什么??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突然污了#

        孙翔……陷入沉默……
        无fu♂ck可说。